钢纤维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钢纤维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每天7000人次光顾合肥共享书店

发布时间:2021-01-21 02:51:32 阅读: 来源:钢纤维厂家

周末,共享书店内坐满了看书的市民。

不少市民选择周末在共享书店内看书。

共享书店内,市民正在扫码借阅图书。

手机扫码会产生借书码。

中安在线讯 据江淮晨报报道,7月16日,安徽新华发行集团旗下合肥三孝口书店以“全球首家共享书店”的身份正式亮相。运营超一周,有多少人来借书,都借什么书?共享书店是否还会继续卖书,盈利模式究竟怎样?带着这些问题,上周末,江淮晨报、江淮网记者前往该书店寻找答案。

“共享排行榜”第一名: 《解忧杂货店》

正式启用超一周的“共享书店”在合肥受宠吗?“目前新华书店三孝口店每天的客流量在7000人次左右,在去年同期,这个数字是5000-6000人次。我们认为,增长的客流量是被共享书店这个新服务推动的。”新华书店三孝口店店长赵世萍告诉记者,来咨询共享书店业务的读者几乎覆盖各个年龄段,加上正值暑假,每天都有家长带着孩子前来办理借阅。

“综合来看,借阅量最高的书籍是《解忧杂货店》,借阅量最高的作家是东野圭吾。合肥读者很喜欢他。”赵世萍称。

22日9:30,记者在“共享书店”看到了标示为“共享排行榜”的展架。展架上面陈列着在共享书店中借阅量最高的书籍。包括《解忧杂货店》、《白夜行》、《沉默的大多数》、《三体》、《目送》和《行者》等书籍。

只借不卖?图书销售依旧进行

如果你来到“共享书店”内,一定会听到读者向工作人员咨询这个问题――有了借阅服务的共享书店,还销售书籍吗?

“并非共享后就不再进行图书销售了。在产品规划中,如果借阅读者觉得图书有收藏价值,也可以方便地通过APP完成借书转购买。”皖新传媒一名负责人解释,从经营结构来看,共享书店的业务并非单纯借阅图书,对于有明确购书需求的读者,书店将继续提供零售服务,“围绕阅读人群的文化多元产品及服务仍将是共享书店重要的经营业态。”

对于共享书店出现后,会代替公共图书馆功能的疑问,该负责人也予以回应。“共享书店不会代替图书馆、阅读点等政府公共文化设施的功能,而是有益的补充。”该负责人称,共享书店是在移动互联时代,针对读者的个性化、差异化需求推出的全新服务形式。共享书店未来不排除与政府公共文化设施进行合作的可能,共同推进全民阅读的深化和覆盖。

盈利模式:增加客流提升商业价值

只需缴纳99元押金,便可免费把书从书店带回家;10天内归还可享免费借阅,押金随时退还……当“共享书店”的概念在合肥诞生后,很多人都好奇它的盈利模式是什么。

据赵世萍介绍,共享书店自正式启动以来,首周完成注册用户近8000个,借还书总量破两万册。其中,借书量达16000册,还书量为4000册。

“从盈利模式上看,首先是通过共享免费,彻底打掉读者购书阅读的门槛,促进进店客流及重复到店客流的增加,从而进一步提升书店的商业价值、品牌价值和异业合作价值。”该负责人回应称,此外在大数据的支持下,书店还将尝试更加精准的选品,加快出版物的流转,促进传统书店大量名义为“长尾”实为“不动销品种”的占比大幅下降,进而节约货架成本、物流成本、资金成本。

“要知道,过去的零售顾客也可转化为线上的用户,通过APP的持续运营,平台的价值也将逐步体现。”该负责人称,书店方会聚合皖新及合作伙伴的业务资源,为平台用户提供更多更好的产品和服务选择。

还书后先消毒想买新书认准“塑封”

随着借阅量的不断增大,面对图书破损“共享书店”准备好了吗?“所有归还的图书,我们首先进行100%的消毒处理。”赵世萍介绍,消毒后的图书会摆上展台供读者重复借阅。

那么对于想买书的读者来说,如何确定买的书是未被借阅过的“新书”呢?“所有归还后的图书我们都会进行仔细检查,并且重新摆上货架供读者选购。但是,借阅过的图书,书店是不会进行二次塑封的。如果想购买全新的图书,可以挑选有塑封膜的书籍。”赵世萍称。

那么在借阅中产生的损耗将由谁买单?“自7月初安徽新华启动内测到正式启动以来,实际运营的结果是归还图书的良品率接近100%,对出版物再次流通的影响微乎其微。”皖新传媒一位负责人解释,即便是传统的实体书店,同样普遍存在图书因读者翻阅和环境因素造成风黄污损的情况,书店和出版社在这方面早已有双方可接受的处理方式。

“我们和出版社有着相同的利益诉求,我们会高度重视出版社在共享模式下的利益关切,回款、退货等具体业务问题仍将会延续过去的合作方式和标准。”该负责人解释,“共享书店”的出现并不会对出版社的利益产生实质性的影响。

专家观点 吴晓波:书店变成了知识体验中心

对于“共享书店”,著名财经作家吴晓波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今年以来最热的一个词大概就是共享。先有了共享单车,后来有了共享充电宝,再后来有了共享摇椅、共享雨伞,现在有了共享书店,而且是全球第一家共享书店。”吴晓波称,出乎很多人的意料,全球首家共享书店并没有出现在北京、上海、深圳,而是出现在合肥。

“我去过好几次新华书店三孝口店,它处在合肥闹市中心的十字路口,我认为这个共享书店的背后其实改变了三个最重要的性质。”吴晓波分析,共享书店首先改变了图书的性质。

“书,在书店里原来是拿来卖的,卖给一个人。今天读者不再需要拥有这本书而获得书中的知识。在这个意义上说,三孝口的这个书店更像一个公共图书馆。其次,共享书店改变了空间的性质。我们原来去书店是为了买书,现在书店变成了一个知识的体验中心。”吴晓波称,此外,共享书店改变了发行的性质,原本新华书店的主要工作是把书从出版社拿出来,放到一个空间里卖给消费者,今天它成为空间的提供商。

“一个人的阅读行为是被记录在APP里,你在那个APP里还可以分享你阅读的心得,寻找到一些同好,所以通过共享的行为和一个APP,这家发行公司掌握了每一个人的阅读行为和知识偏好,如此在云端形成了一个知识大数据。”吴晓波认为,这个大数据“非常值钱”,“它不断地积累,可以拿来进行交换,可以通过挖掘而产生新的商业模式”。

“这个全球首家共享书店到底能走多远,会不会向全中国所有的新华书店普及,如果它真的能够被普及的话,这就意味着中国图书市场一个颠覆式的时刻到来了。”吴晓波称。

qq游戏多开器官方下载

7070彩票app安卓版

梦幻之城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