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纤维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钢纤维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一个台湾70后眼中的两蒋时代

发布时间:2020-07-13 17:43:05 阅读: 来源:钢纤维厂家

廖信忠这个台湾70后笔下的台湾生活虽然琐碎,

却与台湾的政治、文化等大背景紧密相连,当书中所写的国民党老兵听到上海乡音热泪盈眶之时,廖信忠个人书写的意义也再次凸显:

当冷漠的大历史渐渐远去,每一颗思乡心切、渴望生活的心灵都无比动人。

蒋家王朝

1978年,蒋中正崩逝(是的,当时的报纸用的就是这个充满了皇权帝制意味的封建字眼)后,副总统严家淦继任,但实权却在行政院长蒋经国手上。严家淦可说是虚位首脑,当时都叫他YESMAN。虽然两年后蒋经国的接班已经是可以预见的事,但还是有不少人不太满意,不知道蒋家王朝还有多久。当初有个政治笑话是这么说的:蒋介石去世后,不可避免地在天堂遇见了国父孙中山先生,壮志未酬身先死的孙中山非常关心中华民国的状况,于是问老蒋

我死后,中华民国有没有行宪啊?

蒋介石马上回答:有啊!有行宪,有行宪啦!

孙中山又问:那第一任总统是谁?

蒋介石回答:是我。

孙中山心想,老蒋一统江湖,确实当得,又问:那第二任呢?

这时老蒋不太好意思说还是自己,可又不太想说谎对不起国父,于是回答:于右任(余又任)。

孙中山高兴地说:不错不错,书法家当总统,文学治国。那第三任又是谁呢?

蒋中正脑筋一转,机智地答道:吴三连(吾三连)。

孙:嗯,舆论界有人出任总统,也好。那下一任又是谁?

蒋:赵元任(照原任)。

孙想了一想说道:很好,语言学家当总统。那第五任呢?

蒋:是是赵丽莲(照例连)。

孙中山开心地说:太好了,连教育家也做总统了,真是越来越进步了。

这是个很典型的讽刺蒋家的笑话。其实,蒋中正的影响力一直到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都还存在,在我小学时都还要背蒋公遗嘱,音乐课也要学唱蒋公纪念歌。而每次老师一提到蒋公或国父孙中山先生时,大家都要正坐或立正一下表示尊敬。这些事现在回想起来,都觉得挺傻的。

台湾生育政策:以劝为主

在20世纪70年代末的台湾,当局鼓励的生育政策是一个孩子不算少,两个孩子恰恰好这种大家都会背的口号;另外,那几年还有一种口号叫三三三一,指婚后三年生第一个小孩,过三年再生一个,理想的结婚年龄为男28岁、女25岁。我爸妈还真响应号召,刚好生了一男一女,一家4口,标准地迈入中产阶级家庭。

在这之前,台湾人总是喜欢多生,像我父亲就有7个兄弟姐妹,母亲家也有5个。越穷的人家越喜欢生得多,看起来好像不太合理,但若从经济学角度来看,过去台湾比较穷,一般百姓必须多生增加机会,这是可以理解的。但到20世纪70年代就开始有了人口压力,当局开始鼓励少生。这几年口号又改啦!两个孩子恰恰好,女孩男孩一样好,特地将女孩放在男孩之前,希望消除重男轻女观念。后来因为少子化的风潮,又改成两个孩子很幸福,三个孩子更热闹,希望民众多生几个小孩。

香肠与A片,台湾民主的特殊风貌

在非国民党籍竞选候选人的演讲场子中,总会有些卖烤香肠的小推车,他们大概都是一些基本上支持党外运动的烤香肠小贩,有时上面可能会放个掷骰子赌香肠的碗。他们如游牧民族般跟着党外或后来民进党的造势及抗议场子四处移动。除了卖烤香肠外,还有糯米肠、饮料等东西,这种香肠摊在当时通称为民主香肠。所以你可以想象一个画面:许多群众、抗议者、记者甚至是警察一起吃香肠,然后互通一些资讯。

此外,旁边一定会有些流动的书摊,贩卖些书店看不到的禁书、街头运动的录像带,以及夹杂在这些录像带中间偷渡贩卖的A片等,这是早年台湾民主运动的一种特殊风貌。

金庸、马克吐温、左拉为何被查禁?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金庸小说被禁了好几本,读者看到的大部分都是盗版书。就拿《射雕英雄传》来说,当初在台湾叫《大漠英雄传》,原因在于射雕两字出自于毛泽东诗词,所以就被迫改了。

据说更早以前,不是有东邪西毒南帝北丐中神通嘛,问题就出自东邪,在东方的桃花岛上,有暗喻台湾的意思,所以也被禁了。

在台湾,以前这种事件还不少。台湾有个作家叫陈映真,因为一些政治因素也被抄家。警总人员从他家里搜出一堆马克吐温的小说来,就说:马克吐温不是马克思的弟弟吗,你怎么会有他的书?所以,同理可证,当初很多马克思韦伯的书也都遭殃。

甚至连法国作家佐拉(大陆一般翻译为左拉)也逃不了。明明是批判现实主义文学的翘楚,只因为这位外国作家姓名发音接近左,被打入左派,也成了禁书。

6个劫机犯的下场

1983年5月,一架大陆的民航机,从沈阳飞往上海的途中,被劫持到了韩国。参与这次劫机的6名青年降落韩国后,立刻表示要投奔台湾。当时台湾当局在反共意识形态挂帅之下,并未依国际反劫机公约将他们视为劫机犯,反而称他们为夺机六义士。本来劫机者是要受到韩国政府审判的,台湾当局却动员一切力量声援他们(包括在韩国聘请律师为他们辩护等)。

经过韩国拘留、起诉、判刑确定,并羁押了1年3个月后,在1984年8月,利用洛杉矶奥运的喧腾,劫机者被悄悄遣送到台湾。他们来到台湾的第二天,立即被蒋经国接见而成为反共英雄。当时的国民党当局颁发给他们约1700万台币的奖金作为生活费,还安排他们就业与就学,可谓风光一时。

这件事很快就被人淡忘掉,英雄的光环也已不在。再之后的劫机者也改由人机分离的方式处理,飞机先送回去,人则当作劫机犯先在台湾关个几年,然后遣送回大陆。

再听到六义士这个词,已经是1992年了。六义士其中之一的卓长仁投资地产赚了钱,却在转投资其他时血本无归,犯下了绑架案并撕票,被判死刑,拖了10年后才执行。

贵阳工作服定制

舟山设计西装

大连西服定做

洪江订做工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