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纤维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钢纤维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司马相如凤求凰是被误解千年的爱情大骗局

发布时间:2021-01-07 10:36:07 阅读: 来源:钢纤维厂家

司马相如“凤求凰”是被误解千年的爱情大骗局?

1/西汉的炒作高手

一曲《凤求凰》成就了司马相如和卓文君的千古爱情,这个故事被人们公认为才子佳人的爱情典范。

如果我要告诉你,这个被历代文人墨客所推崇的爱情神话,是司马相如一手策划、导演并实施的“骗色劫财”骗局,你信么?

论策划(也可以叫炒作),现在的许多人与几千年前的司相如比起来,那真叫一个衰。

炒作这件事,如果搞砸了,除了让人觉得恶俗外,还有可能搞臭自己,甚至祸及无辜;比如郭美美之流,把自己和干爹都炒臭了不说,还差点把堂堂一国慈善之王的红十字会给整闭气了。

司马相如,却是个绝顶的炒作高手——先是给自己“炒”来了名气,接着“炒”来了老婆,最后还从老婆的娘家“炒”来一大笔财富。一个小小的阴谋家,竟落个“名色利”三收。

做到这一切,司马相如只用了三招。

2/司马相如其人

司马相如,四川成都人。

在西汉,司马相如也是明星级的人物,他和司马迁,同为西汉文坛上两大无人逾越的大家。

司马迁是写历史的,就是传世巨著《史记》的作者。

司马相如主要写辞赋,他有一篇文章叫《子虚赋》,赋里面有两个虚拟人物,一个叫子虚,一个叫乌有,就是成语“子虚乌有”的谛造者。

司马相如年轻好学,才艺过人。景帝时,二十多岁的司马相如被选拔到中央政府工作,担任汉景帝的武骑常侍。

武骑常侍,说白了,就是陪皇帝溜溜马,也就是马倌吧。平时也没啥大事,偶尔骑马陪皇上打打猎啥的。

如果一直这样混下去,他的人生就算是毁了。

3/喜得名琴

正当司马相如苦闷迷茫时,他遇上了人生的第一个贵人——梁孝王刘武。

刘武虽然名武,但却喜欢交结天下文人,像枚乘、邹阳、庄忌等一批著名作家早已被他招进王府,成了中国最早的不干活就能拿工资的签约作家。

遇此知己,司马相如当然不肯放过,主动向刘王爷示好,随来长安向皇帝汇报工作的刘武溜出京城长安,来到刘武的封地睢阳(河南商丘)。

作为见面礼,司马相如写了一篇文章赠给刘武。一曲《子虚赋》让刘王爷对司马相如顿有高山仰止之感。作为回报,刘武将一把珍藏多年的古琴——“绿绮”回赠给司马相如。

你可别小看这把“绿绮”,那可是一张传世名琴——琴内有铭文曰:“桐梓合精”,是桐与梓合成的精华,古人都会“合成”了,可见其琴的制造工艺之高了。

司马相如的梁王府之行,可以说是赚大发了。一篇作文,就能换来这样一把价值连城的宝贝,古代的文人墨客,真是值老钱了。羡慕嫉妒恨啊!

并且,这把名琴,后来更成为他勾引卓文君的重要道具。

4/落难公子

但,“梁园虽好,不是久留之地”,几年年,梁孝王刘武去世了。刘武一死,他府中的那帮文人墨客便没了依靠,只好各奔东西,自谋生路。

司马相如也不例外。

走投无路的司马相如想起了他的好朋友,时任临邛(今四川邛崃)县令的王吉。

初到临邛的那段日子,是司马相如人生中最艰难的一段时期,

在外漂泊多年的司马相如,除了用诗词歌赋骗点酒钱,其他则别无长物。因为长期过的是居无定所的漂泊生活,至今连终身大事都没解决。

听完过司马相如的遭遇后,王县长深表同情,但他也只是个小小的芝麻官,能力和财力都不足以让他这样落难的老兄翻身得解放啊?

怎么办?怎么办?

他们相互商量的结果是,要趁这段闲居时光,把司马相如的个人问题解决了。虽然司马相如在京城和梁王府内已小有文名,但临邛地处西南,大家都忙着做生意、挣大钱,没人能关心千里之外的文坛消息。

不论是西汉,还是现代,一个穷困潦倒的落难书生,是没资格谈爱情的。

要想让一个落难书生能卖出个好价钱,就得进行全新包装。

于是,一个“骗色劫财”的阴谋,就在这一对文人朋友的酒桌上产生了。

5/自导自演

当晚,王县长花钱给司马相如在城内最好的宾馆给租了房。

第二天,好戏上演。

第二天一大早,王县长就带着礼物,在一帮衙役的簇拥下,招摇过市,去宾馆拜会京城来的贵宾。每次去拜见司马相如,都装出很恭敬的样子(“缪为恭敬”《史记·司马相如列传》)。

这样的桥段,一直持续了好几天,每天的县长出访,成了当时一景。

有时,司马相如还借口身体不舒服而让书僮挡了县长驾,即使如此,王县长也不恼,第二天照样恭恭敬敬地前往宾馆探视司马先生。

县里来了什么样的大人物,才能让县太爷一而再、再而三地纡尊降贵?

乖乖咧,县里来真的来了大人物。听说那个个司马公子,是大城市成都人,年轻轻的就被选调到皇帝身边工作(其实是个溜马的,并且早已离职下岗了),后来又成了梁王的座上宾(过期的,梁王早已入土为安,顾上他们这帮文人墨客了)。

这一新闻宣传效应很快就见成效——天大喜讯,京城大才子司马相如莅临本县休创作假了,听说还是个单位身贵族呢,谁家有待嫁的姑娘,赶紧出手吧!

这样一炒,不仅炒出了司马相如的名气,连县长王吉的身价也在当地富商士绅的心中骤然提了许多。

6/一炒成名

千古骗局都一样,总得有一帮尽职尽责的托,不然,气氛哄托不上来,想上当的人也不好意思往前靠。

无论古今,企业家和文艺家都会有相互吸引的理由(叫相互利用也可以吧),文艺家靠企业家施舍点残羹解决温饱,企业家靠文艺家涂鸭的字画往脸上贴粉。

临邛虽然地方不大,但因是天府之地,也造就了一大批成功的、优秀的企业家。听说有京城来了大腕儿,全县的大小老板都找借口往王县长办公室跑,理由五花八门,目的只有一个,希望县太爷能出面,把司马先生约出来坐坐。

一炒双羸,王县长的这个托也没白当,口袋里的银子哗哗的。

这正是他们想要的结果,但却不是他们想要的人,他们的目标锁定的是全县首富卓王孙——因为他不仅是全县最有钱的人(手下使唤的仆男佣妇就达800多口),他家里还藏有司马相如心中的一宝。

7/二炒成婚

卓王孙家的一宝就是他的女儿卓文君。卓文君不仅年轻貌美,还是个丧夫不久的寡妇(说来也怪,有人就觉得寡妇比少女更有味道,尤其是年轻的新寡),且能诗会文擅音律,更重要的一点,还有钱(虽然是她娘家的)。这样的人间极品,哪里有找?

看着全城都为人而动、而狂,再财大气粗的卓爷也坐不住了。卓爷也来求王县长了,想宴请下司马先生,王县长勉为其难地答应了。

卓爷为此次宴请可谓做足了功课,不仅请来最好的厨子,还将全县有头有脸的人都请到了。只是,开饭的时间早过了,司马先生才携绿绮姗姗而来,赚足了人气。

就在大家尽情狂欢时,屏风后面却有一双顾盼流情的眼睛,偷偷地瞄向司马相如。那双眼睛的主人,就是卓王孙的女儿卓文君。因为,她也闻司马的才名,早已心生爱慕。

其实,司马相如早就感受到了那双媚眼的注视,只是佯装不知,继续若无其事地吃酒喝茶。后来,还是县太爷提仪,说司马不仅文章一流,琴技也是天下无敌,借此机会,何不欢迎司马即兴弹上一曲呢(他知道卓文君是个音乐迷,做足了那么多功课,再下最后狠招,不怕她不上钩)?

司马相如这时才从琴套里小心翼翼地请出了那张绝世好琴——绿绮。一曲《凤求凰》借着绿绮之口向一个人倾诉着相思与爱恋——

“凤兮凤兮归故乡,遨游四海求其凰。

时未遇兮无所将,何悟今兮升斯堂!

有艳淑女在闺房,室迩人遐毒我肠。

何缘交颈为鸳鸯,胡颉颃兮共翱翔!”

…… ……

司马相如当然是弹奏给卓文君的,卓文君当然也知道是为她弹奏的。

两个心有灵犀的人,借着丫环(这是个比红娘还早出道的丫环)的穿针引线,当夜就驾着马车私奔了。

目的地是司马相如的老家——成都。

8/三炒成富

成都离临邛不远,也就一百多里地儿,还不够一夜狂奔的事。

到了司马相如的家后,卓文君才发现,司马所谓的家,就是一座空荡荡的破房子,什么家伙什都没有。司马迁在《汉书·司马相如传》中有过这样的形象描述:“文君夜亡奔相如,相如乃与驰归成都,家居徒四壁立。”

知道司马相如当时有多穷了吧,成语“家徒四壁”说的就是他。

卓文君本是为着追求大城市的美好生活而来的,没想到,掉进了司马相如给她挖好的穷坑里了。司马公子却没想那么多,最重要的是赶紧把生米给做成熟饭。

虽然说,有爱饮水饱,但,爱情真的不能当饭吃。饿,是生理的,不是心理的。为了填饱肚子,司马相如想到文君的娘家。

文君说,娘家她是回不去了。因为,家有女儿,被人拐带私奔,是天大的丑事。她那好面子的老爸,此时是一个铜板都不会给他们的。

司马相如笑了,办法是死人的,人是活人。活人不能让尿憋死。

司马相如对老婆说:“走,咱们回临邛。”

文君不愿回,说:“回去丢人现眼啊?”

司马相如一把搂过文君,兴奋地说:“你说对了,就是去临邛丢人现眼。”

司马相如回到临邛后,从王县长那借了点银子,在老丈人家卓文孙家门口附近开了家小酒馆。

全首富的女儿女婿落魄到当街买酒,这让卓爷的面子更过不去了,他心里暗骂这小两口够狠的,但也无计可施。深感没脸见人的卓爷,因此闭门不出好长一段时间。

这时,有许多人来劝卓王孙:“卓爷,如今文君已经成了嫁作人妇了,她老公虽然贫穷,但他确实是个人才,日后必成大器。你家中又不缺钱,何必让他们在外面受遭这样的罪呢?”

卓王孙的心也不是铁打铜铸的,文君毕竟是自己的亲闺女,他顺势归还了文君当初出嫁时的衣物首饰,另给仆百人,钱百万。

带着这笔财富,司马相如和卓文君立即跑回成都,买房子置地,一步又跨入富人阶层。

9/结局都很平庸

话说,汉武帝刘彻即位后,无意中看到司马相如的《子虚赋》,立即宣司马相如觐见。

司马相如辞别了卓文君,来到京师。他面见汉武帝说:“《子虚赋》所写不过是诸侯打猎的事情,请允许我再作一篇赋,专门表现天子打猎的英姿。”汉武帝欣然应允。

不久后,司马相如果然写出了一篇文辞华丽、气势恢弘的《上林赋》。

汉武帝读后非常高兴,司马相如因此官封中郎将。

在京师出尽风头、享尽荣光的司马相如,早把成都老家和糟糠之妻卓文君抛到九霄云外去了。随着身边的美女越来越多,司马相如竟产生了休妻的念头。

司马相如试探着给卓文君写去一封信:“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百、千、万。”

卓文君看后,立刻明白了司马相如的意思,他对她已无“亿(谐忆或意)”。又悲又恨的卓文君,当即提笔给司马相如回了一封也以数字为主的信:

“一别之后,二地相悬,只说是三四月,又谁知五六年。七弦琴无心弹,八行书无可传……”

司马相如看信后,回想这些年没有好好对待卓文君,也心生内疚,才将卓文君接进京城,结束了长期两分居的生活。

10/谁人可与共白头

令人没想到的事情还在后头,年过五十的司马相如还花心不改,提出要娶一位茂陵女子为小妾。这一次,卓文君对司马相如彻底失望了,一首催人泪下的《白头吟》也在她的笔下缓缓流出:

“皑如山上雪,皓如云间月。

闻君有两意,故来相决绝。

凄凄重凄凄,嫁娶不须啼。

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

并附《诀别书》曰:“春华竞芳,五色凌素,琴尚在御,而新声代故!锦水有鸳,汉宫有木,彼物而新,嗟世之人兮,瞀于淫而不悟!朱弦断,明镜缺,朝露晞,芳时歇,白头吟,伤离别,努力加餐勿念妾,锦水汤汤,与君长诀!”

看到这些诗文之后,司马相如才绝了纳妾之念。

然而,“与君长诀”的语句真的在十年之后应验了。司马相如因病于汉武帝元狩六年(前117)离开人世。

孤身一人的卓文君,身体也逐渐衰弱,在司马相如去世的第二年深秋,也香消玉殒,告别了这个让她既爱又恨的世界。

合肥中医医院

长春肝病医院

陕西眼科医院

陕西肾病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