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纤维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钢纤维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青瓷将军罐里的秘密-【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2 11:50:36 阅读: 来源:钢纤维厂家

张显是个古董贩子,专门倒卖瓷器玉器木刻等,真的少、假的多,从中谋取大利,不几年工夫就成了丰城古玩界的大富豪。

这天一大早,张显就上了街,到二家挨一家的古玩摊上闲转。大约到中午时分,他来到巷子拐角处,看到一个年轻人坐在那儿,面前放着个破纸箱。他觉得那个年轻人有些面熟,但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就停下来说道:“这位兄弟,我看你好面熟啊。”

小伙子抬头打量了张显一眼,道:“天下相似的人多去了。”张显一想也是,又问道:“你来过丰城?”小伙子摇头。从谈话中,张显了解到,小伙子叫王宝,祖上留下一件瓷器,可一直卖不出好价钱,听说丰城古董界藏龙卧虎,所以就赶来碰碰运气。

张显一听,左望望右望望,好像生怕别人跟他抢那瓷器似的。他让王宝打开纸箱看看。王宝小心翼翼地打开纸箱,里面的瓷器被一层一层的卫生纸包裹得严严实 实。扯开卫生纸,露出一只罐脚,胎体厚重,天青色中略带点儿粉红,瓷体上面裂开细纹,是一个青瓷红釉将军罐。这种瓷,断其年份,在古董界有一绝,专看罐 脚。张显一看罐脚,心里猛的一跳:这是一件宋代的瓷器!

他忍不住用颤抖的声音问王宝:“你这瓷器从哪儿得来的?”王宝告诉他,自家灶房准备重修,一挖地基挖出一块石板,石板下面就是这个罐。

正说着,旁边走过来一个人,一脸胡子,戴着墨镜。此人凑了过来,用手一摸那将军罐的脚,惊叫道:“宋代的,这——这种青瓷红釉的将军罐已经成绝品了。”然后一把拉了王宝的胳膊殷勤地说:“兄弟,走,到前面茶馆坐坐,谈个价。”

张显急了,一下子打落那人的手,道:“这罐我已经买下了。”

戴墨镜的显然不甘心,在旁边诱惑道:“兄弟,你跟我走,我给这个数。”他伸出两根手指,“200万,马上打到你账上。”说着,就去抱那个将军罐。王宝 脸涨得通红,把罐抱得紧紧的,好像有点不相信。他看了看“墨镜”,又看了看张显,摇了摇头,指着张显对“墨镜”说:“不好意思,这位先生先来,我们正在谈 生意,如果他出的价钱合适,应让他先买。”

“墨镜”一脸蔑视,很是气愤地说:“死脑筋,嫌钱少啊?”

张显看戴墨镜的在旁边胡搅蛮缠,怕价钱越抬越高,就拉着正宝说:“价钱好说,走,到前面喝一杯,我绝对亏不了兄弟你。”王宝听了这话,就跟着张显一块儿去了餐馆。

一顿酒喝罢,生意还是没谈成。张显知道,王宝已经清楚自己纸箱里所装瓷器的最低价,所以他一开口也报上“墨镜”说的那个价——200万。

谁知王宝听了连连摇头,伸出3根手指。张显张大嘴巴,失声问道:“300万?”

王宝点点头,很是坚决。两人一个不加一个不减,僵在那儿了。王宝站起来,告诉张显道:“我在‘好再来’三楼一号住着;这东西再给你留一个晚上,今晚以前你不买,明天我就卖给别人。”说完提着纸箱,头也不回地走了。

张显垂头丧气地回到家刚坐下不久,就有人来拜访,是那个戴墨镜的。一见这人,张显就一肚子火,如果不是这家伙插一杠子,凭那个乡巴佬,还不让自己把那个将军罐白骗了来?现在倒好,一口要价300万,所以他没好气地问:“请问你有什么事?”

那人微笑着递上一张名片。张显接过名片一看,是一个公司的大经理,叫刘子章。刘子章告诉他,自己做生意之余,最大的喜好就是收购古董,而且一直有个愿望,想弄到一件镇室之宝。

张显眨巴着眼睛,不明白他告诉自己这些干什么。刘子章笑着说,自己很想购下那个将军罐作为镇室之宝,却被张显抢了先手,无奈之下自己才赶过来想高价购 下此罐。张显本来想告诉他事实真相,可一转念,又忙做出准备忍疼割爱的样子,咬咬牙,说道:“刘兄既然如此酷爱此罐,兄弟我也不好将此罐据为已有了,但我 是掏这个数买下的。”说完,伸出一个巴掌,示意是500万。

刘子章见了,略微踌躇了一下,最后咬牙一口应承下来。还说怕夜长梦多,要张显马上带着货到银行,在那里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张显摇摇头,谎称将军罐已存放到保险公司,明天才能拿出来成交。刘子章听了,很是失望,告诉他自己明天一早带钱来取罐。张显非常高兴,点头哈腰地将刘 子章送走,然后拦辆车直奔“好再来”宾馆,到了三楼一号,敲开门,王宝果然住在那儿。张显大喜过望,告诉王宝自己愿意出300万买下将军罐。他怕王宝反 悔,当即让他跟自己一块儿来到银行,将钱打到王宝卡上,然后提起将军罐就走。

张显拿着古董回到家中,一夜之间净赚200万,高兴得怎么也睡不着。这样大笔的生意,他以前也做过一次。

那次自己弄了个铜鼎,是个赝品,也就是铸上几个隶体文字,放在烂泥塘中埋一年后捞出来,看上去锈迹斑驳,后来卖给一个叫刘明的古董爱好者,一次净赚几百万。

第二天一早,张显早早起来,抱着将军罐在客厅里等刘子章上门。可是左等右等不见人来,急得他头上火星乱溅。就在这时,他的电话响了,打开一看,正是刘子章留下的手机号码。他大喜过望,忙接通电话,问:“将军罐我已经拿来了,你究竟要不要啊?”

刘子章在电话那头哈哈大笑道:“那是个赝品,傻子才会要呢!”

张显一惊,又一次看那将军罐的脚,吁了一口气:“胡说,这罐脚滋润厚实,是宋瓷无疑,你以为别人都是外行啊?”

刘子章却说,将军罐的那只脚的确是真的,可其余部分都是假的,是碎瓷片仔细粘贴的,而且是专门给张显准备的。“至于原因嘛,你今晚到网上一看就清楚了。”刘子章说完就挂了电话,紧接着给张显发来一条短信,告诉了张显具体网址。

晚上,张显按刘子章说的那个网址查到了一篇刚刚贴上去的文章,匆匆一读,顿时目瞪口呆。

原来,王宝本名叫刘宝,与刘子章是两兄弟。他们的父亲就是之前收购张显铜鼎的刘明。刘明在一个古董行做事。一次,他被古董行派出去收购古董,听说丰城 古董多,就兴冲冲地来了,从张显手上买了一个铜鼎,一次掏了300万,高高兴兴地抱了回去。谁知行家拿去一鉴定,却是一件赝品。刘明又急又气,大病一场, 住进了医院。

刘宝和刘子章知道这事后,气得牙痒痒,兄弟俩都擅长于古董修复,于是合伙做下一个圈套。他们知道,张显那样的高手是不会轻易上当的,于是就拼凑了一个 将军罐,大部分是假瓷片,另一少部分则是真瓷片;尤其那三只罐脚,真是一点也不掺假的宋瓷。做好一切准备后,刘宝来到丰城,假装贩卖瓷罐,等待张显上钩。 刘子章就装成公司老板,从旁抢购,助推张显下购买将军罐的决心。

将军罐被张显买走之后,刘氏兄弟连夜搭车回了家,将钱交到父亲手中。

为了不让别人上当,再去收购张显手里的那个将军罐,两人以匿名方式在古董网站上把这件事写了出来,还专门拍下了这个赝品将军罐的照片。

张显看着网上的照片和文字,呆呆地不发一言,将军罐脱手落在地上,摔得粉碎。

NK细胞可以治疗食道癌吗

北联nk细胞治疗

北京治疗无精多少钱